明代奇案: 男子私通人妻, 扮妖怪杀其丈夫, 看师爷如何巧妙破案?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2-08-27 18:44

  

“啊!救命啊,救......”一声似乎被捂在棉被中发出的呼喊声一闪而逝,夜晚又恢复了平静。

“老头子快起来,你听见啥动静没?”张柳氏叫醒旁边的老伴,张老汉从睡梦中醒来说:“有啥动静啊?我没听到,快睡吧,明天还要起来干活呢。”说完转身继续睡了。

张柳氏没睡着翻身下床打算出去看看,出了房门看见偏房儿子和儿媳的房中亮着灯。

她走到门口问了一句:“二顺、莲子还没睡吗?”却无人回应她。

“二顺,莲子又犯病了吗?”

她这儿媳妇自从上次从娘家回来就不对劲,老人以为她半夜起来犯病了忙关切地问道。

依旧无人回应,这让她不禁有些纳闷,又想到刚刚听到隐约的呼救声,忙推开儿子的房门查看情况。

刚打开门映入眼帘的一片血腥让她心瞬间提到嗓子眼里,“老头子,你快来,你快来啊。”老太太声音中明显带着哭腔。

“二顺啊,二顺,你这是咋了,你咋了,你醒醒啊。”她哭喊的空挡,张老汉从堂屋赶来,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。

张老太的的哭喊声在夜里显得尤为清亮,左邻右舍听到声音也慌忙赶来询问怎么了。

只见张老汉的儿子张二顺被人开膛破肚躺在地上,地面被血水染红,有些胆小的妇人不敢看第二眼。

邻居刘言生是个稳重的,他立马差遣自己的儿子青山去衙门报案,自己和几位邻居帮着张老汉处理眼前的事。

青山转身出门往县衙跑去,不一会知县带着衙役赶到张老汉家里,这时才有邻居提醒道:“张嫂子,你家媳妇呢?咋没见你家媳妇莲子?”

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张二顺的媳妇莲子不见了,提到莲子免不了让众人想起前几天听说的莲子被妖怪附身的传言。

此时张老汉夫妻俩哪里还顾得上媳妇,跪在地上给知县老爷磕头,请知县老爷找出杀害儿子的凶手。

知县让衙役将张二顺的尸首带回衙门给仵作查看,随后又打量了屋子一番。

只见屋子摆设简单且没有打斗的痕迹,转头看向床上发现被子杂乱无章地丢在地上,床上的床单却不见了。

“你们进来后谁动了被子和床单吗?”知县看向屋里的人。

大家纷纷摇头,张老太说道:“我进来时被自己在地上了,床单我没在意,只是大家来了也都没往床上去。”

这是发生在明嘉靖年间,焦阳县的一起命案,在当地引起很大轰动,原因是当地百姓纷纷传言,张二顺是被妖怪杀害的,他媳妇也被妖怪掳走了。

张老汉夫妻俩一辈子务农,唯一的儿子张二顺也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。

2年前,老两口用攒了大半辈子的钱终于给儿子去了一房媳妇,媳妇名叫祝莲子住在城外祝家庄,莲子是个好姑娘手脚麻利干活勤快,却有个酒鬼老爹,彩礼钱没少要。

好在结完婚后小夫妻俩感情深厚,那酒鬼老爹也没上门找过麻烦,张老太对儿媳莲子很是满意。

案发前一个月,莲子说家里妹妹马上要成亲了,她要回家住几天陪陪妹子。

张家人哪有不同意的,张老太还让媳妇带上30个家里的鸡蛋,让儿子张二顺将莲子送回去。

从张二顺家里到祝家庄,路上要经过一个乱葬岗,村里老人都说乱葬岗那不干净,打那经过不能东张西望,只管一股脑往前走不能回头。

张二顺胆小从小听着这些长大,每每经过这里他都恨不得跑过去。

等莲子妹妹结完婚后,张二顺打算去老丈人家里接媳妇回来,两人回来的路上莲子心情低落,神情恹恹的也不说话,和平时派若两人。

张二顺只当是媳妇受不了妹妹远嫁心情不好,一路上他也没咋说话,俩人并排往家走,眼看快到乱葬岗了,张二顺心情立马紧绷起来。

正在此时莲子说:“你在这等等我,我解个手。”

张二顺立马说到:“你在等等吧,等过了这段路就到家了。”

“我难受,你咋这么胆小有啥怕的。”莲子语气中带着不满。

张二顺也没回嘴,在路边安静地等媳妇,等了好久莲子终于从树林里走出来。

看着媳妇从远处走来,张二顺看着莲子感觉有些不对劲,”她刚才穿的不是灰裤子吗?这回咋变成蓝裤子了?我记错了吗?“张二顺内心里直嘀咕,又感觉媳妇脸色不太好就没问。

回到家里莲子就回屋睡下了,张老太只当媳妇一路走累了,也没在意。

谁知傍晚莲子醒来后就开始自言自语,时说时笑有时还大哭不止,二顺跟她说话她也不理。

二顺立马给媳妇请了大夫,大夫看后说是受了刺激,吃几副药调理一下。

二顺买完药后立马回来给媳妇熬药喂药,张老太夫妇也感觉奇怪,怎么回一趟娘家竟受了刺激。

张老太问儿子:“你那天去接莲子,她娘家可有什么不对的?”

“没有啥不对的啊,我去的时候她爹喝得烂醉,她娘也没啥异常。”二顺回着娘的话。

“哦,对了,娘,要说啥不对的地方,那天我和莲子回来经过乱葬岗那的时候莲子有点不对劲。”二顺将那天自己的疑问说给了他娘听。

老人家难免迷信,对一些鬼神心怀敬畏,觉得莲子一定是冲撞了哪位神灵,当天就在家里烧香拜佛,让媳妇恢复健康。

转眼间一个月过去,喝了一个月的药,莲子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更严重了,半夜里有时候也不睡觉,起来在院里自言自语。

左邻右舍也都习以为常了,直到案发前一天莲子似乎更魔怔了,指着墙角拳打脚踢到:“妖怪妖怪,别抓我,别抓我。”

“莲子,没有妖怪,没有妖怪,别害怕。”二顺安慰道。

“有妖怪,妖怪来了,妖怪来了,快跑啊,快跑。”说着往院子里跑去。

张二顺当天夜里好不容易哄睡了莲子,筋疲力尽的他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。

再次听见动静就是张老太睡梦中听到的轻微呼救声。

“那声音好像是被蒙在被子里发出来的,听不太清,我觉得不太对就打算出来看看,结果就看见了这一幕。”张老太将最近的经历都讲给了知县老爷听。

仵作验尸也出了结果,张二顺是被利器剖开胸膛,流血过多而死。

张二顺被妖怪杀死,他媳妇被妖怪卷走了的流言传遍大街小巷,天一黑家家户户紧闭房门,往日在外走动的也都早早地回家了。

张老汉夫妇对儿子的死和儿媳的失踪深感疑问,难道真有妖怪?要是没有儿媳突然发疯又该怎么解释呢?

知县也对此案一头雾水,从现场来看找不到任何线索,衙役也到处找了失踪的祝莲子,几天下来依旧一无所获。

案发一个月,官府依旧没有任何紧张,这件事也被民众抛到了脑后,大家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,唯有失去儿子儿媳的张老汉夫妇整日吃不下饭,夫妻二人面如枯槁。

最终这件案件被当作悬案处理,束之高阁了。

3年后,新知县走马上任,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,想要树立自己的威严肯定要为当地百姓办点实事。

此时的焦阳县民风淳朴一片祥和,新知县苦于没有证明自己的机会,县衙的师爷想起来三年前的那件悬案。

他当年一直不相信张二顺是被妖怪杀死的,但他人微言轻在当时的知县面前毫无话语权,只能任其被当作悬案封存起来。

新知县听闻此事,便让师爷将卷宗找出来,自己若能将这件案子破了,那这第一把火一定是旺旺的啊。

师爷将案宗交到知县手上,也大致介绍了当年了解的一些情况,知县看完也是一头雾水,两个当事人,男人死了,女人疯了又失踪,这确实很棘手。

师爷说道:“老爷,可以从祝莲子的娘家盘查一下,当时流传的妖怪杀人肯定不可信,祝莲子是从娘家回去的路上疯的,那她肯定在娘家出了什么事。”

“你说的对,你拿着我的令牌带着一队人立马去祝家庄盘查一下。”说着知县将令牌递给师爷。

师爷领命下去,接着来到祝家庄祝莲子的娘家,一听是来查三年前莲子失踪的案子的,祝家父母对女儿的失踪也是不明不白。

师爷问及当天的经过,祝父说当天是小女儿的婚事,他喝了点酒不记得大女儿啥时候走的。

祝母说道:“莲子那天被叫出去说要见个人,她回来后有点不高兴,我当时在忙没顾得上问她,过一会二顺来了,他俩就一起回家了,在之后就听亲家母说莲子疯了。”

说到这祝母悲伤的情绪又被勾起,小声啜泣起来。

“你知道她见了什么人吗?”师爷继续问道。

“不知道,当时我在屋里忙,她是被隔壁翠翠交出去的,说有人在外面找她。”祝母继续说道。

翠翠是隔壁邻居家的孩子,今年刚满10岁,师爷领着衙役找到翠翠,翠翠被吓得哭着往母亲怀里躲,师爷转过头让衙役们在门外等他,他怕这么多人吓到孩子。

看着衙役们走出门去,师爷也说明了自己的来意,母亲将翠翠拉出来,问道:“你还记得当年是谁叫你莲子出去不?”

翠翠歪着头回想,过了一会摇摇头她是在想不起来了,母女俩又看向师爷。

师爷内心无奈,难道这件案子真的破不了了吗?一个人真的就这么枉死了?

他垂头丧气地告别母女俩往门外走去,打算回官府复命,看来自己太自以为是了,想当然地觉得自己能找到凶手。

“哦,我想起来了,是文升哥,是文升哥让我去叫莲子姐,文升哥还给我糖吃了呢。”翠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师爷立马转身道:“你确定吗?你想起来了?

“是文升哥,我想起来了。”翠翠回答道。

“文升是谁?”师爷望向一旁翠翠的母亲。

“文升是江家的小子,不过好多年不在家了,翠翠你确定是文升吗?他可得有四年没回来了,你咋还记得他?”翠翠母亲问道。

“我小时候最喜欢文升哥了,文升哥卖东西回来会给我带糖吃。”翠翠答道。

师爷马不停蹄地又赶到江文升家里,现在江文升是一条重要的线索,他为何私下里见莲子,莲子为何在和他见完面后就疯了,二顺死了莲子失踪这一切跟江文升有没有关系?

师爷来到江文升家里,只有江家父母和小儿子江文远在家,看着一队官兵来家里,江父立马从屋里出来,他有些慌张。

“江文升在家吗?”师爷开门见山地问道

“不在家,文升离家好多年了,官爷文升犯了什么事吗?”江父问道。

看来江文升没和家里说过此事,为避免打草惊蛇他也并未直说。

话锋一转打听到:“不是,江文升没犯事,江文升这些年一直在外吗?最近官府也统计流动人口汇编成册,江文升是在外安家了吗?”

“是啊,文升在隔壁县城做生意,说是那里的生意好做,就在那安家了,逢年过节会回来一趟。”江父语气中带着点自豪。

打听到江文升的落脚地,师爷带着衙役们向江父告辞。

回到衙门,师爷将自己的收获汇报给知县,知县先是对师爷夸赞一番,接着边说道明日一早自己会带人到临县寻找江文升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多人的努力下,终于在临县一处偏僻的酒楼里找到了江文升,在后厨找到了失踪3年的祝莲子。

一起谋杀案也揭露在世人眼前:

原来祝莲子和江文升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,祝父却认为江文升是个穷小子,不愿意将女儿嫁给他,江文升跪求祝父给他三年时间,三年后他一定带着丰厚聘礼迎娶莲子。

祝父嘴上同意了,为了挣钱江文升开始走街串巷做生意攒聘礼,可是小打小闹的买卖根本挣不了多少钱,他决定跟着商队北上,虽然时间长危险大但收益高,一年下来基本上就能娶莲子了。

走之前他没跟莲子说,只跟父亲交代他要出远门一年,一年后一定回来,父亲同意了。

但没想到商队半路遇上劫道的马帮,不仅货物被抢走,还有不少人坠落悬崖死了,当时商队的人没找到江文升以为他也掉下山崖了,就通知了江家父母。

儿子惨死江家父母痛不欲生,祝家也得到了这个消息,祝父却很欢喜,他立马同意了城里张二顺家的提亲,将女儿嫁给了张二顺。

江文升死了莲子也认命了,她打算和二顺好好过日子。

妹妹结婚莲子回来陪陪妹妹,实在没想到当天能看见江文升,原来江文升那次没掉下山崖,他被商队里一名老大哥救了。

他当时被砍断了双腿晕了过去,老大哥将他扑在身下,马帮的土匪砍死了老大哥。

他天黑后醒来商队的人都走了,他双腿断了无法行走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他一个人实在不知道该咋办。

待在原地必死无疑,商队的路线一般都人烟稀少没人经过,他只能咬牙向山下爬去。

结果累到在半路,被山上的一个哑老头背回了家,在哑老头家里养好了腿就赶回来了。

没想到命运弄人莲子已经结婚,两人再见面莲子泪如雨下,但二顺一家对她很好,左右为难下,莲子决定装疯卖傻,逼二顺将她休了送回娘家。

奈何二顺是个老实人对莲子并不嫌弃,见一计不成她又想到妖怪一说却依旧不管用,实在没办法莲子和江文升打算私奔。

当天夜里江文升翻墙进入张家,莲子也偷偷起身,没想到被二顺察觉,慌乱下江文升杀死了二顺,为了伪造现场,他将二顺开膛破肚,看似不像常人作案。

为了坐实妖怪的传言,江文升随手撤下床单披在身上,看外形倒真像个妖怪并故意瓮声瓮气地喊了几句救命。

只是张老太手脚迟缓眼神也不好,只听见了声音没看见所谓的妖怪,逃出张家的两人决定远走高飞,到临县生活,那里有一个江文升的朋友。

至此整件案件水落石出,一对有情的男女,一条无辜的生命,阴差阳错的缘分,狗急跳墙的爱情。

最终,江文升和祝莲子受到应有的惩罚,张二顺枉死家中实属可怜,张二顺的父母实在没想到是儿媳联手外人杀死了儿子。


彩客网平台,彩客网官网,彩客网网址,彩客网下载,彩客网app,彩客网开户,彩客网投注,彩客网购彩,彩客网注册,彩客网登录,彩客网邀请码,彩客网技巧,彩客网手机版,彩客网靠谱吗,彩客网走势图,彩客网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彩客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